甘肃福彩中奖新闻: WOW擼天網移動版

wow專區 > 資訊 >

作家協會:水元素與造水術不得不說的故事

福彩中奖字母 www.sopqfo.com.cn   本文來源于NGACN,作者:zsydeepsky ,原文地址://bbs.ngacn.cc/read.php?tid=2376097  轉載請在文首保留此行。

  上面,下面,左面,右面。

  這個明顯就是新手的法師繞著我轉了三四圈,看起來他狐疑得就差拿手指沾上我的一部分然后放到嘴里品嘗了——

  拜托,水元素也是有尊嚴的!

  “咕嚕,咕嚕嚕,嚕嚕咕嚕嚕!”我大聲抗議起來。

  這聲音似乎驚醒了他,這個蠢貨飛快地挺直腰板,轉身走回他的書桌前,然后看著我,清了清嗓子。

  當他開口時,我緊張得下半截身子都快化到地板上去了。

  “看起來你只是一只普通的水元素——”

  混蛋!耐普吐隆在上!為什么我攤上的又是這種家伙?泰坦啊,古神啊,這家伙不是你們派來故意玩兒我的吧?

  不過心里頭罵歸罵,笑臉還是要陪的。我奮力控制住體內洶涌的水流,盡可能在臉上捏出一個我認為頗具親和力的表情。

  不過看起來這一點效果也沒有,這個白癡法師收起桌上的羊皮紙,聲音變得比諾森德來的那些快被凍成冰渣子的海元素還冷:“我不會和你簽訂契約的,走吧。”

  “咕嚕!咕嚕嚕嚕嚕嚕!”

  面前的家伙皺起眉頭:“你那是什么聲音?”

  什么聲音?什么聲音?就這么一個連古卡利姆多語都聽不懂的蠢蛋居然有資格對我挑三揀四!憑什么啊憑什么!你丫的寒冰箭還不及老子水箭的一半!不公平,不公平阿!

  我抬起一只胳膊,直接往他臉上澆了一泡,接著一個華麗的轉身,回到了元素位面。

  你看,這就是元素的悲哀:明明我們才是這世界上最古老的存在,卻偏偏要對這些乳臭未干的種族卑躬屈膝的,什么世道!

  我離開自己的水洞,向常去的水吧游去——水吧是深海里一大團泛著微光的魔法水域,誰也說不上來這地方是什么時候形成的,反正天長日久那里就成了附近的水元素都喜歡去的地方了。其實水吧根本不是什么消磨時間的好去處,總是有幾個高傲地就想讓人把他抽干的水元素在那里高談自己的出身有多高貴,很讓人受不了——不過我都已經活了幾千萬年了,而且搞不好還要再活上幾千萬年,總得找點事兒做對不對?

  于是當我剛鉆進水吧的時候,我就聽到莫斯塞頓在服務臺前洋洋得意地講述那些他已經重復了幾千萬年的鬼話。

  “當年諾甘農在這里的時候撒了一泡尿,那就是我高貴血統的來源,我身上流淌的可都是泰坦的尿!”他洋洋得意地說。

  啊呸!

  我陰著臉到吧臺前要了一大滴泡沫水,然后抱著這團水游到了水吧的角落里,一個人憂郁地慢慢品起來。

  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驚碎了我液態的心為止。

  “奧波塞??!”那家伙叫著我的名字,我扭頭一看,正好看見一團綠兮兮的水球正拼命往我這里擠,當我意識到那團綠東西是誰后,我下意識地把身子縮了縮。

  “安耐卡,”我謹慎地保持著和來人的距離,“沒想到你也在這里。”

  “是啊是??!”他興高采烈地說。

  安耐卡,這家伙不講衛生是出了名的,現在我瞪著他,分明可以看到一團團綠藻在他的身體里愜意地漂流生長;這景象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那,那么……”我盡可能地再把身子縮了縮——乖乖,我可不想讓這些惡心的水藻也鉆到我身子里來——盡可能和氣地答道,“有什么事嗎?”

  “哦哦,沒有沒有,只是看到你順便來打個招呼。對了,兄臺現在在哪兒高就???”

  “失業了,沒人要啊……”我悲傷地嘆了口氣,“現在就業難啊,法師都只雇那些能幫他們回藍的,像我這樣經驗豐富的老手反而沒人看得上!”

  “唉唉,就是就是,這幫狗眼看人低的混蛋!”安耐卡連連應和,現在他體內的綠藻游的更歡快了,直看得我毛骨聳然,遂只好盡可能把視線挪向遠方。

  “聽說人家土元素和火元素都榜上薩滿了,工作時間短,休假時間長,還送個插地上的房子……羨慕??!”

  “是啊……”

  “再找不到工作我就考慮考慮去給納迦做包身工。”

  “那怎么行!納迦的福利很差的??!”

  “這不是沒辦法么……對了,你呢,近來如何?”

  “哦,還好,還好……”他輕描淡寫地說,“前兩天剛在暴風的皇家法師協會里找了一份無聊的工作。”

  聽到這句話我的視線一下子又回到安耐卡身上了,我直勾勾地瞪著他?;始曳ㄊπ??他?就憑他?我分明看到他腦袋里的水藻歡快地擺出一副譏諷的表情。

  我靠!

(責任編輯:skyw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