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月11日32期福彩中奖: dota2移動版

dota2專區首頁 > dota2資訊 >

solo獨家采訪:TI9之戰敗得一塌涂地的緣由

福彩中奖字母 www.sopqfo.com.cn 近日,俄媒Prodota.ru采訪了Virtus.Pro的隊長Solo,和他聊了聊TI9上失利的原因以及隊伍當前的情況。

Q:你們TI9的時候自我感覺如何?是很有自信還是自己跟頂尖隊伍有一點距離?

A:在之前那個陣容,我們參加每一個比賽都抱著要奪冠的態度,對Major和TI的準備都是至少2-3周的集訓,打很多訓練賽,然后找到最合適的打法和英雄。之前我們在莫斯科集訓了一周,然后基輔兩周,再在上海又是一周。總共是一個月的集訓,我們準備了很多。

當時的BP是Ramzes和ArsZeeqqq在做,大家的狀態都不錯,但我們當時并沒有準備好那么多BP的套路??贍芩切睦鎘懈齟蟾諾南敕?,但隊里的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于是這些問題小組賽階段就冒出來了。我們不得不放棄很多東西,總體來說當時比去年的TI還要艱難,我們遇到了很多問題。

當時隊伍已經打的不像個整體了。之前如果我們看到一個敵人,No[o]ne去控住他,然后Ramzes和Pasha都會毫不猶豫地跳過去,聽從彼此的指揮。只要有人說“干他”,剩下的人就會趕過去。但當時在TI上,一個人說“干啊!”,另一個會問“為什么?”,然后三秒過去了,這場進攻失敗了。當時打的太糟糕了,從結果來看我們打出了最差的一屆TI。

Q:那拿煉金舉個例子,你們在準備階段是沒注意到這個英雄嗎?

A:并不是,我們對所有英雄都有所了解,包括煉金。在臨近TI還有2-3周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小鹿是個非常強勢的英雄,但并不是每個隊伍都會拿她,哪怕他們自己也很怕她。而OG向大家展示了這個英雄的玩法。我們也嘗試了煉金這個英雄,但并沒能打出很好的結果。在我看來我們這次更多的是模仿別人的想法然后實現它,卻并沒有任何自己的想法。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也許我是錯的吧。

Q:那么是TI9給你的感覺讓你在這賽季初想要自己組隊嗎?

A:我想去掌控局勢,這是我作為隊長該做的。Ramzes在這些事情上幫了我很多,但我覺得我應該負責去構造我們的打法、英雄池還有BP等等。這是個很花時間的事情,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我們的新陣容才一起打了兩周的Dota,因此目前為止我還沒在這方面取得任何進展。這對于我有點困難,因為我已經一年沒做這些事了。這些并不簡單,但卻是必須的。在我看來,在TI上取得了好結果的那些隊伍——OG、Liquid都具有關于BP和分路的套路、對局勢的掌控以及高水平的操作。這三個要素對于贏下Major或者TI是缺一不可的。

Q:之前ArsZeeqqq說你放棄做隊長是背叛了自己,這么看來的確是這樣的嗎?

A:并不是的,ArsZeeqqq說的只是他的角度的看法。大概他說的是TI8之后我們面臨的一個選擇:繼續和Ramzes打或者踢掉他。Ramzes是個實力很強的選手,而且如我之前所說,他幫了我們很多。但在TI上我們很多時候溝通不好,不過這也不是個很大的問題。我們有兩種選擇,在我看來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當然從結果來看,很多人會說這個決定是錯的,但誰知道呢?也許沒有Ramzes我們整個DPC賽季都是崩的。在我看來,我們都為隊伍做了一切能做的,Ramzes也一樣。沒有誰背叛了誰,我也沒背叛我自己。

Q:大家都知道你是個喜歡解決問題而不是換隊伍陣容的人,但在Dota里同一個陣容并不能保持太過長久。連以兄弟Dota出名的Liquid都在震中杯之前選擇了換人,這也讓他們取得了更好的成績。你們在17/18賽季的中旬也進行了一次成功的換人。你不覺得你們上賽季的陣容需要一點變動嗎?

A:是這樣的,也許換人會有很好的效果。比如Liquid當時踢掉了Matu,我說他為隊伍做了很多,有著很重要的作用。但我錯了,他們換人的決定很成功。當你和隊友還有教練坐在一起討論隊伍的問題所在時,都會問到一個問題——對這個陣容贏下Major或是TI有沒有信心。如果大家都說”我們可以“,那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但如果有人并不覺得能贏,那就需要考慮一下了。像是Liquid就是有人覺得陣容有問題,所以進行了換人。我們隊大家都非常相信彼此,覺得我們可以克服所有困難,但最后還是沒能成功。

Q:Roman Dvoryankin(VP經理)說你們隊的首次亮相目標不在于勝利,而是打出氣勢。那在你看來你們打出氣勢了嗎?

A:并沒有。我們隊的換人非常倉促,9月20號才開始考慮組隊。我們最終的訓練時間只有不到兩周。在Major預選之前,我們一起打了兩天,然后在預選上表現不太理想,掉進了Minor。如果我們現在就想展現自己,我們就會選擇有職業經歷的選手,能設立更大的目標。我們選擇的卻是只打過路人局的選手,他們的天梯分雖然很高,但英雄池和游戲理解還很窄。他們有表現精彩的能力,但現在隊伍的發揮還是受到了很多限制。我們選擇他們是想看看這些年輕人在職業賽場的感受如何,和職業選手的差距在哪,能否嘗試一些新事物等等。所以現在短期去看,我們盡所能幫助他們成長,看看用新人的想法是否能奏效。我們的目標是組建一支有未來的隊伍。

Q:那說到英雄池,我就想和你聊聊ESL上你們對陣Alliance的比賽。第二第三局的BP是個什么情況?為什么第二局會選擇拍拍熊?

A:那兩局我在BP上輸給對方了吧。第一局BP是我贏了,他們被我拿到了水牛組合,還有我認為很強勢的亞巴頓和拉比克。第二局也是一樣,我還是選了亞巴頓和拉比克。因為這兩個英雄的位置并不固定,亞巴頓可以打3或者5,拉比克則是完全的搖擺位。但后面出現了一些問題,但這是隊伍的私事不便詳談,只能說問題在我,畢竟我是BP手。

Q:那第三局為什么在已經選了獸王和謎團的情況下選擇陳來對抗冰龍?

A:在我看來其實出問題的是第17輪的選人,我們是22手也就是最后一輪選人,但卻選擇在第17輪拿了幻影長矛手。問題不在于陳,雖然它和謎團的確不是非常強的輔助組合,但也是可以運營的。我們應該自己選老鹿,能再看到對方選擇的兩個英雄,然后決定把他放在什么位置,這樣會更好打一些。這是我BP的時候犯的最大的錯誤。

Q:那你覺得新人選手們的表現如何?

A:Save-是個很靠譜的家伙,他面臨的最大問題在于能否脫離在路人局中養成的固有思維——為了上分玩同樣的英雄同樣的套路出同樣的裝備。在職業賽場上這是不奏效的,需要去調整自己的思路,比如有時候要出兩個護腕然后去吃技能。如果他能成功,那他將有潛力成為Dota歷史上最厲害的四號位之一??純次頤悄芊竇し⑺那繃Π?,拭目以待。

再說說epileptick1d,我對他的評價也很高。他的性格非常成熟,我們和他的年齡差并沒有什么影響。他很擅長玩幻象系英雄:幻影長矛手,小娜迦,恐怖利刃這些。他的英雄池也很淺,并且也有些路人局中獲得的固有思維,但他也是個很可靠的人。

我們隊現在的整體問題就是缺乏經驗。其他新人加入強隊的時候都已經有些基礎了。比如說Ana在中國和澳洲都打過,而且也并不是一開始就很理想,他在OG打中的時候甚至經常兩分鐘就被打進野區了。Ramzes先前也在SFZ、Team Spirit、Empire打過,所以在加入VP的時候他已經有不少的職業基礎了。而我們的新人沒有這些經歷,所以目前還有些艱難。

Q:那你能不能總結一下對不遠的未來的想法?

A:今年我將全身心投入Dota了。我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再達成2016年那樣的成就。在我看來所有強隊都是四月才開始有所表現,那時候陣容也都比較穩定了。LGD、OG、Liquid和Secret這些強隊都志在于此,我也一樣。目前我不期待任何結果,但我想先做到能掌控我們的BP、游戲節奏,然后在TI上發揮出最好的表現。

(責任編輯:admin)